梅花奖获得者、滇剧演员陈亚萍这样描述滇剧在云南的接受度,今天在师父的家乡演‘赵佗’

图片 1

中国剧协“送欢乐下基层”到石家庄与临城

时间:2015年11月27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梦

“这是一个艺术大家庭”

——记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到河北石家庄与临城

  “小时候,我爸经常带我去庙会看戏,戏台上的人打来打去可热闹了,我就爱看打戏,可是后来戏里都不怎么演了,但今天这场打戏看得真过瘾。”11月19日,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来到河北省石家庄市。当晚在剧场里,坐在记者身后的一位女性观众兴奋地和同伴讨论着。台上彩旗刀戟翻飞,武生演员轮番登场,演的是京剧《赵佗》选段,令人目不暇接。赵佗的扮演者李政成本是一名扬剧演员,这次在师父裴艳玲的家乡出演师父的新戏《赵佗》,满怀忐忑和欣喜,他说:“我参加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八年了,今天在师父的家乡演‘赵佗’,是师父借了我一个胆子,扬剧和京剧在唱腔和吐字上有很大不同,这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也是学习的机会,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学习更多剧种剧目的长处来丰富自己。”

  此次演出集结了龙红、于兰、杨俊、陈澄、武利平、韩延文、齐爱云、张克勤等梅花奖获得者,史佳华、刘子微、林为林等两次梅花奖获得者,以及顾芗、沈铁梅、裴艳玲三位梅花大奖获得者。艺术家在石家庄演出后,20日一早,又冒着冬雨赶赴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当晚在临城中学再度登台。共有数千名观众欣赏了京剧《杜鹃山》、晋剧《大登殿》、黄梅戏《女驸马》、昆曲《吕布试马》、川剧《李亚仙》、昆曲《西游记》、扬剧《板桥道情》等选段及京剧清唱《一捧雪》,小品《一年更比一年强》《破镜重圆》和歌曲《那就是我》《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观众还在淮剧《祥林嫂》选段中感受了朴实深厚的唱腔,在京剧《三寸金莲》选段中见识了跷功绝技,在秦腔《打神告庙》选段中领略了水袖的魅力,掌声与叫好声不绝。

  河北是中国文联副主席、著名京昆梆“三下锅”表演艺术家裴艳玲的故乡成为此次“送欢乐下基层”艺术家纷至沓来的原因之一。昆曲演员谷好好20日凌晨四点起床,赶七点一刻的飞机到石家庄,又乘车两个多小时来到临城县。“到了这里我吃了口饭就赶快睡觉补充体力,不管台上几分钟,一定要把最好的状态献给观众。”和记者交谈时,谷好好已经开始卸妆,之后她马上要连夜赶回石家庄,乘次日一早的飞机回上海,赶下午的一场重要演出,她戏称这是“刀马旦的节奏”。“梅花奖艺术团聚集了全国各地的艺术家,每次都是一次聚会、交流、学习,再忙再累也舍不得放弃相聚的日子,这里是裴老师的家乡,我要加倍表现得更好。”

  顾芗也表示:“梅花奖艺术团的演出是十几个剧种的综合呈现,我们代表的是中国戏剧最高荣誉,比起平时演出还要格外打起一分精神,心中有种使命感,我们共同向观众奉献的是中国最美的传统戏曲艺术。”

  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走过十年历程,为全国各地观众奉献了百余场演出,若问把艺术家凝聚在一起的是什么,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说:“这是一个艺术大家庭,走到这里的艺术家都是各剧种的领军人物,他们为观众献艺的同时,也相互切磋、彼此学习,这个大家庭使他们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在日常工作中,他们也经常邀请兄弟姐妹剧种院团交流学习,对于戏曲艺术整体水平的提高发挥了很大作用。”

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走进云南保山

12月17日,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把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送到了云南省保山市。梅花奖演员龙红、武利平、于兰、陈小朵、陈澄,两次获得梅花奖的演员史佳华、刘子微、刘丹丽,三次获得梅花奖的艺术家裴艳玲等先后为观众献上了京剧《杜鹃山》
《长生殿》 《红灯记》 《苏三起解》 《卖水》 、晋剧《大登殿》
、淮剧《祥林嫂》 、歌剧《洪湖赤卫队》
、昆曲《林冲夜奔》等选段,二人台《一年更比一年强》等节目以及《汾河流水哗啦啦》
《玛依拉变奏曲》
《卡门》等歌曲。周卫华、杨益琨、李丹瑜、陈亚萍、朱福5位云南的梅花奖演员为观众献上京剧、滇剧、花灯戏、白剧联唱。保山天籁演艺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还带来了舞蹈《永昌兰韵》欢迎艺术家们的到来。驻保山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市直及驻保山单位职工、当地院校师生等千余人欣赏了演出。

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发表之后,中国剧协梅花奖艺术团首次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重要讲话中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坚持服务人民勇于创新创造坚守艺术理想是梅花奖演员们热议的话题。

有观众基础,市场还在培养中。
梅花奖获得者、滇剧演员陈亚萍这样描述滇剧在云南的接受度。她说,戏曲不会像流行歌曲那样火爆,因为它不是娱乐,它太美了,太讲究了,有一定文化修养的人才能欣赏,市场的培养需要戏曲人共同努力,多下基层、进校园,我们都有自信,戏曲会是中国人最后的审美家园。

11月,陈亚萍和云南省滇剧院的演员为云南省文山市的广大观众奉献了50场大篷车惠民演出,每天到一个县,学校演一场,广场演一场,陈亚萍坦言,当地条件十分艰苦,盘山路、全是雾
,他们走了几十所中小学,为孩子们带去民族歌舞、滇剧折子戏、变脸等节目。我们告诉孩子们,云南人要知道滇剧,这是云南的地方戏,孩子们看了非常喜欢,见到我们就像见到了明星,这更坚定了我们的信心。我们把滇剧的种子种到他们心里,希望他们从小热爱传统文化,以后能有人成为艺术家。
陈亚萍说。

只要不生病,每场下基层演出都参加。
两次获得梅花奖的晋剧演员史佳华说,在家乡山西,每年到山区、农村演出300多场,有的地方十分贫困,年前年后下着大雪,演员脚下踩着厚厚的雪,把太阳地留给农民朋友,大家什么困难都克服过,对于下基层早已习以为常。

还记得梅花奖艺术团去西藏演出那次,好多演员高原反应特别厉害,七八个打吊瓶,但依然互相帮助、扶持,我体质还好,可以照顾其他演员。
史佳华说,高原反应之下演唱,唱的时候胸闷气短,唱完了头疼,可是在西藏的三场演出她都参加了,这支队伍里都是各个剧种的领军人物,我们服务人民的同时,互相交流促进,兄弟姐妹亲如一家人。

站上梅花奖艺术团送欢乐下基层的舞台,没有人觉得自己是角儿
,有的老艺术家听到青年演员、其他剧种演员的唱段受了启发,就去询问有没有相关资料,表示要在自己的剧种中借鉴。
梅花奖获得者、淮剧演员陈澄说,前辈艺术家对大家是一种精神引领。

我们一家四口都是淮剧演员,父母的艺术理想、拼搏精神始终感染着我。
陈澄说,父亲一生不抽烟不喝酒,只心系淮剧,退休后自筹资金、倾尽所有,一家四口共同演绎、拍摄淮剧电影《腊月雷》
,父亲说,他是演员,他所有的一切,来源于哪里,就应该复归于哪里,他要为淮剧这门艺术留下财富,推动它继续发展。

陈澄说,父亲还曾是一名癌症患者,手术后休养半年又重回舞台,最初只能扶墙排练,后来一天比一天健康,淮剧是父亲的精神支柱,父亲笑称这是音乐疗法
倒在舞台上是我的光荣
。每一个梅花奖演员,尤其是两次、三次获得梅花奖的演员,一定都有不为人知的艰辛与坎坷,对戏曲也一定有超乎常人的爱,才能支持他们走到最远。
陈澄说,这种精神通过同台演出,能不断传递到后来者身上。

云南保山是杨善洲的故乡,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说,杨善洲退休后回到家乡义务造林,又将林场无偿交给国家经营;离此地不远的腾冲,就是中国远征军战斗过的地方,梅花奖艺术团来到这里,不仅是服务当地观众,也是一次学习,艺术家们感悟杨善洲精神、中国远征军精神,有助于为创作表演注入新的精神质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